合肥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CBA

郑家扫雪在门前节能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9日    点击:[0]人次

摘要:郑家扫雪在门前,三堂会审已消冤。搬弄是非空费力,朱家报复不实现。刁民作案己受惩,百姓安居理当然。法律森严勿玩弄,清官不要行贿钱。包庇罪恶事收起,做人只要德在先。村看村来户看户,大家争做好乡贤。 时间:晚清年间

地点:宿松凿山前、赛湖边的洪家岭

人物:无名乞丐

朱老三——主谋,人们当面称“三爷”,背后骂“死猪”

朱洪发——朱老三独子,人称“朱家混混”

郑慈善——外号“郑家好人”

郑胜男——郑慈善独女,人称“贤姑”

县令——唐廉,民颂“父母官”

太守——朱老三二哥,乡称“府爷”自高自尊

巡抚——汪直,八府巡按

乡贤——何仁,刀笔随身,好打抱不平,人称“乡贤”

甲乙、民众若干

简介:朱老三因独子朱洪发看中郑慈善家独女郑胜男就耍无赖强媒硬保要与其结成“儿女亲家”,亲家不成终成冤家。事有凑巧,三年后,风雪夜冻死乞丐,朱移尸把郑栽。“贤姑”明辨,“贤令”清廉,纵有“死猪”无赖、“太守”撑台,“八抚巡按”路遇明察暗访,终于水落石出、奇冤青天。

序幕:

【幕启、幕景:某冬日下午,九姑洪岭、国公庙,北风吹树梢,大雪漫舞飘。

【无名乞丐画外唱:天苍苍、地茫茫。夜风雪、到处扬。茅草屋,青水塘,哪里辨方向。找到茅屋可藏身,知道雪满不落塘。天啊——哪里是归藏,一样有光似无光,到处白,真凄凉。

无名乞丐(蓬头沸面、胡子老长、左饭箩、右棍枪,摇摇晃晃上。)

(唱)雪花头上飘,混沌初开脑前脑后摇。茫茫无人路,哪儿是我逃命把身藏?

(白)天——啊!

(唱)人说人路天不绝,我今处境这样艰?连下三天雪,两天无食接。天空不见鸟,大地人无见,饭箩空、肚子饿、身无力、命难拖。

(跌倒、吃口雪、爬起,手撑棍。)

天哪——

(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无音。今生就是苦穷命,客死他乡无音信。

(挣扎,站起)

断气之前许个愿:囯公若能保我白骨不能现青天。改来世,修头面,发迹定来佛面金身显。

(画外音)扑通——

(白雪覆盖、竹棍外翘)

第一场:奇遇歹心

【接上景天蒙亮、雪儿藏、北风停、天空朗、罗雀叫、人渐响、雪慢消、尸见光、饭箩现、棍翘扬。

朱老三(一身阔气相,摇晃并歌唱上。)

四月单身麦刁黄,单身哥哥两头忙。走到田边秧又老,走到地边麦又黄。

(白)

哎呀!那是什么?一棍翘

(走近一看)

妈呀!我的娘,晦气清早顶头撞。

(又一想)

耶!喜来着!喜——来——着!

(唱)刚才歌声没白唱,反阴到阳转方向。三年怨气终日想,一朝时机正相当。

(白)且慢,看看哪个人。

(翻尸)

靑竹棍、讨饭萝,脸相乞丐,不像本地哥。乞丐哥,借你挪,解我当年一怨恨。什么恨?听我数(数倒板):当年闷事出,时刻嗝心处。只为儿子婚姻事,但求朱家有后续。郑屋郑家女,听说是贤姑。儿子提此事,老子当然主。多人来做媒,就是不应许。媒婆时吹风,骂我是死猪。聘礼下门前,丢出大门柜。邻里都笑我,甚堪真难殊。一生穷要面,这次容扫除,你说此事不是天赐您报复。

(白)儿子——洪发!

朱洪发(油头滑面上)

老爹!么斯?

朱老三:你看这是什么?

朱洪发(定眼一看)

啊呀!死尸一个。爹爹!积德行善,叫儿是叫我们把他入土为安。

朱老三:暂不!借他有用。

朱洪发:么斯用啥!一个死尸。

朱老三:儿子也!

(唱)三年前的仇,今朝就可丢!

朱洪发:么斯呃!爹爹也!三年前的仇,今朝就可丢?

(唱)一提三年仇,儿子实在羞。不提此事儿好混,提起此事心上愁。

(数倒板)当年湖里下船来,佳人洗衣看发呆。大赛湖中鱼虽美,没有此姑更实在。心想——管她谁家女,我要谁不敢高抬。那知——如意算盘错,丟脸又破全家财。

(白)爹爹、你说此仇怎么来?

朱老三(唱)父子连心心相通,天还蒙亮无人踪。移尸裁脏郑家门,一纸告到衙门中。杀人推外难抵赖,心头怨气丢草丛。

朱洪发:爹爹主意高!爹爹主意妙!无毒不是真丈夫,有仇不报是薯条。

朱老三/朱洪发(雪地拖尸)

第二场:移尸心慌

【转景,接上场,郑屋郑慈善门口。

(朱老三幕后音:儿子!快点,加把劲,马上天就大亮了。)

(朱洪发幕后音:爹爹!好累,没力气,实在心慌想退下。”)

(朱老三:“太没用!”)

(朱洪发:“心实慌!”)

朱老三/朱洪发(拖着尸体,同上。)

朱洪发:哎哟!爹,就放这里!

朱老三:扯蛋!儿,做假要真!

朱洪发(颤抖)

爹!我心抖得慌,后悔!

朱老三(帮前帮后)

儿!我气这就出,坚持!

(父子把死尸拖到郑家正门口:饭箩、竹棍放身边,溜之。)

(郑门打开)

郑慈善(出门,东看看、西望望,惊讶。)

呀!那是什么?

(走近一看)耶嘿!门前雪地有人卧,右竹棍、右饭箩,原来是个乞丐汉。

(再一看)天哪!死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我郑家好人,摊上官司了——这是哪里引来天大祸?

(嚎啕大哭唱)人命关天,大清律严、无瑞束法,郑家奇冤。

(大叫)哀哉——天大的冤——

(郑胜男幕后音:“爹爹!外面出什么大事了!”急从大门出。)

郑胜男(出落端庄)

(众人外出瞧看,指指点点)

喂!这是那个缺德鬼?做出这等缺德事?哪里拖来乞丐尸?陷害我家为么由?

郑慈善:拖来的?

郑胜男:对!爹爹:你看——

众人(齐看)

拖来的?

郑慈善:我儿说得有理!

郑胜男(唱)众位仔细看,沿途有拖迹。头朝里来脚朝外,身上衣服顺着来。东边放的是竹棍,西边看见饭箩在。三天整大雪,乞丐命难呆。有人借此“雪夜奇冤”我家栽,此人做事“缺德冒烟”良心坏。

众人(齐说)真是拖来的!世上真有这样缺德太无赖!

郑慈善:拖来我家门,我未惹何人!现将如何是个好,死尸枕头心头绞。

郑胜男(唱)维持原样,耐心等待。今日定有人报官,明朝官府特来裁。借光乡邻说直话,无恶之人定命栽。

众(合唱)见机而行,惩恶扬善。

第三场:报官行贿

【转景,县衙“明察秋毫”顶上悬,“肃静”“迴避”两边分。

(朱老三幕后唱:三年前——亲家不做做冤家,今日里——尸枕头看你怎么跨?儿子去府搬二伯,二伯府里有权挎。我到县城进县衙,报官行贿三管下,这样处置定胜他。)

朱老三(击鼔三通,自言自语上。)

报官府、好人定捉拿。花虽好,叫你落泥沙。大家不想花屋住,左邻右舍我怕他。

(跪下)

(县令入堂、坐定,县衙下边分)

县令:下跪何人?为何击鼓?

朱老三:小民洪岭朱老三,今早雪晴外溜散。郑屋门口一死尸,特来报于贤令知。(唱)大路不平有人踩,我为不平告官来。村上出了人命案,郑屋郑门死尸呆。乡民不敢公开讲,死者定冤赴泉台。有请清官实地察,断他断个实在在。

县令(唱)你说实在就实在?死无对证胡乱来?明日勘察现场景,再难疑案也得开。不使死者含冤屈,不使冤者含冤栽。

朱老三(赔笑)

是的!贤令裁!

县令(唱)听此禀告觉奇怪郑门横尸哪里来?人命关天都知晓,不怕立案找祸灾?三天风雪夜,一晴命案来。打死抛尸我费猜,明日现场去察看。为民公断定下来。

(白)退堂——

(各人等退堂,甲乙忙上。)

禀告老爷,鼓下发现一包袱!

县令:莫非告状之人丢失?

甲乙:不是!包袱并向西安地区用户交车上还有字:“县爷亲启”

县令:打开现场查看!

甲乙:是!

(打开,发现一纸片,呈上。)

老爷请看!

县令:“十两雪花银,务请断分明。”(唱)奇怪奇怪真奇怪,报案送银头脑呆。不送银两廉无底,贼喊捉贼自曝来。如若碰到贪县令,此番生意做得开。是官没有呆似我,廉觉赃财不可开。算你算错碰到我,此事决不为你睬。

甲乙(竖大拇指)

狠!狠!我们老爷就是狠!

(齐唱)老爷贤,老爷清,此人黑了狗眼晴。明日审,明日查,是冤是屈白天下!

第四场:贤令断案

【转景,郑屋郑家门口:死尸原封未动,门口设主座位和陪座位。

(暮后音)梆!梆!梆!各屋各户请听清,锣敲三下有原因。上午齐到郑家屋,府县官断定分明。

(府太守朱二爷幕后唱:做到府官也不小,四风和雨倒也耀。侄儿咋夜家乡事,真是不把太守敲。回乡同台来陪审,看谁不照本意跑。)

朱二爷(因为真的很好用~那我们就来看看那些是人气爆棚的商品!1、Spa蛇毒眼膜由瑞士研制开发府官打扮,耀武扬威上)(唱)家乡省亲千般情,人该怀旧本能因。乡里出现奇案事,游子碰巧不关心?

(坐副座)

(县令幕后唱:做到县官两头难,不大不小上下堪。平心而论良心事,秉公执法服心肝。太守有意来隌审,见机行事不蛮干。)

县令(沉着稳重上)

太守主坐!

太守:父母官主坐!

县令:恭敬不如从命!

太守:事应顺其自然!

县令(主座坐下)

事应顺其自然!

(死尸居其中,乡民外围绕,主审陪审门为靠。)

(弹嗽一声唱)

奇案出贵地,朱三举报的。太守碰巧省家乡,顺水人情情不依?

太守:胆大包天!

(唱)

月黒杀人夜,风高放火天。郑家何大胆?死尸横门前?县令开庭审,太守听因原。

县令:甲乙听着!

甲乙:有!

县令:传郑慈善绑手立台前、着报案朱三前台侍候。

(郑慈善、朱老三分别被甲乙推台前)

郑慈善:冤枉啊——青天!

朱老三:青天啊——何冤!

(围观百姓指指点点)

县令:现场断案,开庭肃静!

甲乙:现场断案,开庭——肃静——

县令(站唱)

如此风雪夜,地方出奇冤。郑家大门前,一尸横那边。死者冤?活者冤?此冤不能白白冤!断案不怕奇,再奇总现天。糊里糊涂怕只怕真正善良闭了冤。

太守(站起,接唱)听罢县令一席言,云里雾里不着边。死尸枕到头,郑家应油煎。杀人推门外,白雪不盖天。

郑胜男(披头散发,大叫上)

小女有冤!冤枉啊——

县令:你是何人?在此无视公堂?

郑胜男:县令太守听我言。(唱)小女郑胜男,家父郑慈善。六月飞雪为窦娥,乡下设堂我家冤。贤令贵府听我言,右邻左舍为我辩。

县令:准你辩!

郑胜男:青天大人裁!邻里众亲睬!

众人:行!

郑胜男:此人哪里人?

众人:不是本地人!

郑胜男:此尸哪里来?

众人:一看拖来的!

郑胜男:此人何身份?

众人:右竹棍、左饭箩,外地一乞丐!

郑胜男:对呀!

(唱)外地一乞丐,雪夜讨饭进我界。气血将已尽,栽到途中无人睬。有人来看见,移尸我家门前栽。

县令:大胆!放肆!

(唱)谁人移尸来栽赃?话说情由还有奖。无视公堂判你罪,与父同罪你莫悔。

郑胜男:贤令、贵府听我言,小女、百姓心里全:

(倒数板)

三年前,小女洗衣在河边,朱家混混下鱼船。呀呀嘿嘿朝我走,嘻嘻哈哈就到前。脚拱屁股手摸脸,还想近来我身边。我橫扫一杧柜,吓得才不敢来沾边。

第二天,吹吹打打下聘礼、吵吵闹闹落堂前。我父一怒喊“掷退”,来人丢下出堂前。我气不打一处来,聘礼丢塘边。左邻右舍都看见,从此结下深大怨,移尸栽赃现眼前。

县令(执问朱老三)

可有此等事?

太守(试问朱老三)

照直道上来!

朱老三:决无此等事,血口喷人栽。

太守(问县令)没有此等事,作何道理裁?

县令(问太守)如有此等事,作何道理裁?

太守:有些只有顺水推舟!

县令:有些不能违人当初!

巡府(在人群中挺身而出,八府巡按穿戴上。)

哈!哈!百姓人中个个清,只是不敢说分明。

太守/县令(齐跪)

不知巡抚大人驾到,下官赔罪!

巡府:免礼!免礼!(唱)本官汪直受皇封,巡视本州影无踪。昨听郑家人命案,混进百姓杂人丛。刚才静听现场景,县争府绕为哪宗?百姓心里有杆秤,府争县质很不公。先问乡贤何人在?兼听则明我居中。

何仁(急上)

何仁在!参见巡府大人——

巡府:免礼!我名直,喜欢直来直去,以直说来。

何仁(唱)乡下要太平,不许陷害人。慈善真慈善,哪里敢杀人。风雪夜间里,贤姑说的真。在下有记录,验尸可断明。来了大青天,冤案定分明。

(呈上)

县令(接下,细看)

巡抚、太守二位请,着甲、乙二人验尸。

(甲、乙验尸后在县令面前耳语)

本官宣判:综述记录、实地勘察,二位尊听,百姓听清。分析一字根由:死者实属一外乞?

众口:对!本地无此人。

县令:雪夜冻死无人欺?

甲乙:对!身无伤!

县令:双手朝里脚朝外。

众口:拖来的!

县令:移尸栽脏自报案。

甲乙:就是他!

县令:击鼓架下放包袱。

甲乙:就是他!

县令:包袱里面有文字。

甲乙:十两雪花银,务请断分明。

县令:银子足十两。

甲乙(呈上包袄文字银两)

巡抚(欣喜)

此案清楚了,太守主意拿。

太守(尴尬)

此案明白了,县令主意下。

县令(胸有成竹)

宣判:撤销郑慈善身上绳索,五两纹银补偿。

郑慈善(感恩、叩头)

青天县令!耿直巡抚!国公再世啊!

县令:嘉奖郑胜男“侠义贤姑”称号。

郑胜男(感恩、万谢)

民女谢青天,郑家白了冤。

县令:重罚朱老三纹银再十两。

朱老三(哭丧着脸)

这叫“偷鸡不成蚀把米”,再次丢人丢不起呀——乡人莫学我自己。

县令:安葬外乞,入土为安,尽我地主之义。

众口:除恶安良,积德终报,青天贤令,国公再现!

县令:行贿、重罚两银两,剩余留存备后用。

太守(顺水推舟)

留存银两做公用。

巡抚(突发奇想)

何不建个屋,取名“安良局”。有事共商量,乡民定喜殊。

众口:是呀!建屋“安良局”,集会大喜殊。

合人(手舞脚蹈,唱)郑家扫雪在门前,三堂会审已消冤。搬弄是非空费力,朱家报复不实现。刁民作案己受惩,百姓安居理当然。法律森严勿玩弄,清官不要行贿钱。包庇罪恶事收起,做人只要德在先。村看村来户看户,大家争做好乡贤。

县令/巡抚(相视)

哈!哈!哈!

太守/朱老三(相瞰)

溜走啊!

(闭幕)

共 496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雪夜奇冤》一部很精彩的戏曲剧本,讲述了清末发生在洪家岭的离奇冤案。朱老三的儿子朱洪发三年前看上了郑慈善家独女郑胜男,朱老三耍无赖、强媒硬保要与其结成“儿女亲家”,结果遭到了拒绝,朱老三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三年后的一个下雪天,一个外乡来的乞丐讨饭到此地,冻死在雪地。朱老三决定借乞丐的尸体,报复郑家。于是他和儿子朱洪发将尸体移到郑家门前,栽赃陷害郑慈善。他又去报官,并行贿县令,让他来惩罚郑慈善。谁知县令是个清官,他为官清廉,决定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朱老三为了达到目的,请自己当太守的二哥回来,一起听审。大堂上,郑胜男把三年前朱洪发追求自己未果,两者结怨之事告诉县令。县令问朱老三时,他不承认有此事。关键时刻,巡抚大人驾到,原来他听到郑家人命案,一直混在百姓中,并令手下验尸,冤案早已定分明。三堂会审,终于为郑慈善洗清了冤屈。朱老三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害人又害己。纵观全剧,语言精练,歌唱和说白并重,讲究押韵,情节曲折,通过人物的语言、动作、神态等表现人物的性格。成功地塑造了一系列人物形象。一曲具有地方特色的黄梅小戏,值得细品,倾情荐阅!【:阿巧】【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0:25:5 感谢江南虎老师赐稿荷塘!荷塘因您更精彩!

2楼文友: 10: 1:0 又见老师的精彩剧本。情节曲折,语言凝练,人物个性鲜明。剧本鞭挞假恶丑,弘扬真善美,具有教育意义。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邪不压正,充满了正能量。

楼文友: 10: 1:44 问候江南虎老师!祝愿老师在荷塘创作愉快!

4楼文友: 20:2 :40 感谢老师的! 爱写作,特别是剧本。虽没天赋,但有执着,相信花开总有结果时。

5楼文友: 15:01:50 感谢老师带来精彩戏剧,欣赏学习,祝老师在荷塘创作愉快!

回复5楼文友: 18:09:24 谢谢老师抬爱!

6楼文友: 06:27: 6 祝贺精彩戏曲斩获精品,精彩继续哦!!

回复6楼文友: 11:5 :49 感谢社长提供的平台!还希继续努力,多多指教!

7楼文友: 06:47: 7 祝贺老师美文获精!向老师问好。

回复7楼文友: 11:56:14 谢谢老师关注!

8楼文友: 08:12:42 细细品读了江南虎老师的【雪夜奇怨】犹如看了一场大戏。精彩!感人!遥祝老师夏安!

9楼文友: 08:15: 0 对不住老师了,把冤点到怨上了?

回复9楼文友: 11:57:4 哈哈!没关系!谢谢老师欣赏

10楼文友: 11:27: 4 给人身临其境之感,经历人物的悲喜与起落,精彩的剧本给荷塘带来一抹亮丽的色彩,学习欣赏之中,祝贺作品获精! 听风起,看月明,雪惹窗棂…… ——一声轻叹

回复10楼文友: 11:59: 5 太抬举了!谢谢先生

宝宝肚子疼贴脐贴能缓解吗
张家口治疗白癜风较好医院
一岁宝宝不消化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