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赛车

鬼村惊魂第288章节能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9日    点击:[0]人次

鬼村惊魂 第288章

陈玄说的这些话,我们几个人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小胖子却不这样认为,他脸上的神情甚至比陈玄更加诧异。他起初还只是这样看着陈玄,到后来,他什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和李然。好像在他面前的,都是一群陌生人一样。

说实在的,小胖子会用这用的眼神看着我们,我们也是始料未及,面面相觑之后,更加是不知道小胖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还好,小胖子只是用这样的眼神将我们来来回回来看了一个遍,这会儿脸上就流露出十分不敢相信的眼神,反问陈玄:“你的意思是,我连一只猫都会认错?陈玄,你有没有搞错!”

原来小胖子会这样,纯粹是因为刚才陈玄对于他的质疑。所以,他说完了这句话,脸上的神色总归是好些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只猫,才会是你描述当中的那个样子!”陈玄见着小胖子的样子,知道他肯定是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了,所以赶紧向小胖子解释。

“我给你们说啊!刚才那只猫,不仅仅是体型大得吓人。而且,它的声音也异常的吓人。它突然只见从树上从下来的时候,朝着我叫了一声,我感觉自己的耳膜都像是要被它的声音震破了一般。不仅仅是这样,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被它抓伤的!”小胖子说起这件事情的事情,脸上的恐惧的神情仍然是很自然地遍流露出来了。很显然,他第一次看见那只猫的时候,一定被吓得不轻。

“那你是不是攻击过它的?”现在不是春天,猫的脾气是不会那么躁的。但是现在不然,它居然从树上跳下来,猛地就开始下袭击小胖子,这个事情听起来有滴呐匪夷所思。因为猫一般情况之下是不会主动去攻击人的,除非它受到了什么威胁。所以,我这里赶紧地问小胖子。

小胖子还没有听完我的问题,这里就开始不住地摇头了,等我一说完,他便接过了话头,接着说:“攻击它?怎么可能?我走在树底下的时候,甚至连上面有个什么东西我都没有看见。它平白无故‘嗖’地一下就跳下来了,我整个人都懵住了。我说一句,不怕你们笑话的话,那只猫飞快地从树上跳了下来了,抓伤了我之后,一溜烟地就跑不在了。我从头到尾,连它的毛动没有碰着。”

我听小胖子说的这些事情,也着实捏了一把汗,不一会儿的功夫,额头上早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水了。其实不说是我,李然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这会儿,他的脸色早已经是吓得刷白了。陈玄虽然好奇,但是到底是见过市面的,不像是我和李然这样,只不过他还是像是陷入了沉思一般,嘴里喃喃地念着:“这么奇怪?”

“可不是怎么的!真***倒霉!”小胖子以为陈玄是在跟他说话,所以忍不住接了过来。另外,我还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小胖子可能是因为伤口有些痛的缘故,这会儿又抱紧了双臂,紧紧地捏住了自己的伤口不说,嘴里还发出了“嘶嘶嘶”的声音。

这一切我看在眼里,正想要问问小胖子到底怎么样的时候。陈玄这会儿却像是发现了什么,二话不说,径直地往自己的房间里面跑去了。不一会儿的功夫,从房间里抽出来他的桃木剑,这里又跟着迅速地跑了出来。

陈玄往门口跑了两步,突然之间又停了下来,这里回过身来,叫小胖子。他说:“董柯,你跟我出去一趟!”

“去哪里?”小胖子虽然说是跟了上去,但是却还是一头雾水。

“刚刚你被那只猫抓伤的地方,你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

“那你带我去!我要去看看!”

“等等,我们也去!”听到陈玄说,他们这里要出去找那只猫,我和李然四目相接,这里便按耐不住了,只想要跟着他们出去。其实,我想要出去的理由也十分简单——因为我们几个人里面,只有了陈玄和小胖子懂些功夫,我和李然虽不说是手无缚鸡之力,不过也相去无几。如果一会儿真的遇到些什么事情的话,只恐怕我和李然连还手的功夫都没有,就会被人要了小命的。所以,我们两个人躲在这个房间里,远远不如跟着他们出去来的安全。

陈玄原本是要拒绝我们的。但是他想了想,估摸着也是怕我们呆在房间里不安全,所以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于是,我们四个大男人,这里就轰轰烈烈地跑出去,准备要去找那一只体型硕大的猫去了。

我们几个人虽然是准备去找猫的,但是刚刚出门的时候,我们便愣住了——门外的走廊里,已经是另外的一番景象了——起初走廊里是有一只死鸡但实际上却让错案的翻案变得更难。与其强调这个和几滴鲜血的,但是现在不是。走廊的死动物的数量越来越多了,光是死鸡就有五六只了。除了这些死鸡之外,还有一个死鸭子、死老鼠之类的,零零碎碎的,在走廊里摆了一地。

还有,外面的血迹也成倍的增加了!零零星星的,看着一地的血迹,就像是冬天里盛开的红色梅花,样子看起来格外的突兀!

“怎么会这样?”开门的时候,我就傻眼了,头皮发麻、浑身更加觉得毛骨悚然的。此外,浓烈的血腥味,有些让我觉得睁不开眼睛,我一说完话,便被这味道熏得捂住了口鼻。

李然走在最后面,自然是没有看见这一切的。听了我这么说,又见着走在外面的几个人这里都止步不前了,这会儿便凑过来,想要看看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只是看了一眼,脸上的颜色便如同死灰一样了,更加是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了。更严重的是,我靠着他的时候,明显地感觉到他的身体,禁不住微微地颤抖了几下。

倒是小胖子,他看了场景,却像是没有任何的异常一样,冷冷地看了我一眼,说:“我刚刚进来的时候,不是就给你说了,外面有些异常吗?”

小胖子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他刚刚开门进来的那会儿,嘴里一直喋喋不休地骂着晦气。我原本以为,他说的什么晦气的事情,就是他被猫抓伤了这件事情。经过他这么一说,原来,他说的居然说屋外的这一堆死东西!

陈玄站在最外面,用脚轻轻地在这些死物的身上踢了两脚。这个时候,我虽然捂住口鼻,但是还是忍不住好奇,多看了两眼——后来的这些死物,跟刚才的那只死鸡一样,都已经死了好长的一段时间了,而且都被掏空了内脏。有些甚至是因为死的时间比较长,内里除了苍蝇之外,还有好些蛆虫,慢慢地在蠕动。那些蛆虫很受用这些营养,一个个长得白嫩嫩的、圆滚滚的,甚至都有些活动不方便了。

看到这一些场景,我不由得觉得五内翻腾,早上吃的东西就快要呕出来了,内心更加是一种抑制不住的崩溃。

“你什么时候看见这些东西的?”这些东西散发出来的味道实在是太恶心了,所以甚至是陈玄都抑制不住,迅速地捂住了口鼻。

“我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这些东西了啊!怎么,你们都不知道门外的走廊里有这些东西?”

这样恶心的气味,我实在是不想说话,所以朝着小胖子摇了摇头。

“董柯,我再问你!你出去的时候,走廊里有没有这些东西?大理州旅发委回应:伤员已送医院治疗”陈玄虽然是捂住了口鼻,但是一脸严肃的表情,透过一双眼睛,我还是能够看得清清楚楚得。

“当然没有?难道你们刚刚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些东西了?”小胖子反问陈玄。

“一只都没有?”陈玄也不回答小胖子的问题,反而是一个劲地问小胖子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当然没有!”小胖子不假思索地说!

陈玄露出嘴巴来,狠狠地吸了一口气,接着说:“我实话告诉你,我们过来的这门外的走廊上,的确是有些东西的。不过没有这么多,只有一只死鸡和几滴鲜血而已!但没想到,我们在房间里没有呆多久,外面却会突然之间多了这么多的东西!”

小胖子一听陈玄这么说,便意识到了事情的重要性。所以,他好奇地问:“你的意思是说,这些东西都是刚刚不久,才被人放在这里的?但是……到底是什么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还有他做这样的事情,到底是什么目的?”

陈玄沉思了片刻,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眼睛里迅速地闪过一道光芒,这里便问我:“这中间,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我刚刚在阳台上,什么声音都没有听见……”李然脸色刷白,所以说话的声音都要小很多。

“卫风,你呢?”

“我想一下……我刚刚一直在客厅里坐着……”我沉思了一下,猛然之间想起了自己中途听到的那个“窸窸窣窣”的声音,这里便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诉他们。但是我刚刚想说,却突然之间被陈玄打断了。

陈玄说:“别说话,有动静……”

昭通治疗白斑的医院
牛奶过敏喝什么奶粉
泉州白癜风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