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NBA

唐代宗广德年间节能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9日    点击:[0]人次

唐代宗广德年间,有个秀才孙恪应试不中,就到东都洛阳一带游学,散散心头郁闷。

洛阳城南的魏王池,是个旅游胜地。孙恪慕名前去游览。夕阳夕下时,他感到很疲累,回城已经来不及了。

他看见前面有一所新的大宅院,一带粉墙围饶,里面是一栋雕梁画柱的高楼。

他向人问这是谁家的宅院。回答说:“这是袁长官的别墅。”

孙恪在城里也没有固定的住所,就想在这里借住。他上前叩门。里面却无人答应。

孙恪见门旁还有一间小屋,收拾得十分整洁,门上挂着帘子,以为这是待客的地方,就掀起帘子走了进去。屋子里却没有人。

孙恪从窗户往外看,见正房里出来一位年轻女子,身材苗条,容貌漂亮,步态轻盈。孙恪想:“这大概是主人的女儿吧?”

只见她走到花坛前摘了一棵忘忧草,拿在手里出了一会儿神,轻声吟了四句诗:

别人见了可以忘忧,

我看它是一棵腐草,怎能消愁!

只有青山和白云,

才会使我兴高志酬。

口里吟着,脸上现出凄凉的神色。

过了一会儿,她走到小屋前,掀起门帘。突然发现里面有人,就急忙退回到正房里去。

很快,正房里走出一个婢女,进到小屋里盘问孙恪。孙恪说了借宿的意思。

婢女回到正房汇报,很快就走出来,把孙恪领进内厅。说:“你在这里等候,主人小娘子出来见你。”

孙恪问起主人的姓氏家世,婢女说:“她是已故袁长官的女儿,从小父母双亡,眼下打算出嫁,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哩。”

袁氏梳妆打扮好了出来见客人,一口答应借宿。又指着婢女说:“您日常需要什么,尽管吩咐她去办,请不必客气。”

孙恪受宠若惊,只是连声道谢。

孙恪家里贫穷,还没有娶媳妇。看到袁氏年轻漂亮,对他又好,就动心了。他找个媒人向袁氏提亲,袁氏高兴地答应了。两个人很快地就举行了婚礼。

袁氏是个“富婆”,家里的钱财多得不计其数。他给孙恪置办了崭新的车马、华美的衣服和用品,让他过着豪华舒适的生活。

孙恪的亲友,看到他骤然变得这样豪富,都很惊奇,纷纷探问原因,都被他支支吾吾地搪塞过去。

忽一日,孙恪外出,遇见表兄张闲云。孙恪约请他到自己家里住几天。张闲云来到孙恪家,袁氏拜见,设宴款待他。

张闲云看到孙恪漂亮的妻子、宽阔的房屋、华丽的陈设、丰盛的酒宴,非常羡慕。

晚上,孙恪陪着张闲云聊天。张闲云握住孙恪的手,悄悄地对他说:“愚兄学过道术,我看你身上妖气很重,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你要实说,我一定帮助你解脱;如果不实说,你会大祸临头的。”

孙恪听他说得这么严重,不免着慌,就把娶袁氏的经过和这几年的生活说给他听。

张闲云惊骇地说:“就是这个缘故,我看袁氏是个妖精!必须除掉她,你才能避免灾祸。”

孙恪想起了袁氏对自己的恩爱,不听张闲云的话。张闲云就用“会被妖精迷死”、“会亵渎祖宗”、“坏了血统”等大道理吓唬他。

张闲云又说:“我有一把宝剑,锋利无比,专杀妖魔鬼怪,已经试验过很多次了。我把宝剑给你留下,你用这柄宝剑杀她,会看到她的丑恶原形的。”

张闲云走后,孙恪战战兢兢地把宝剑藏在卧室里。待要动手杀袁氏,想到袁氏对自己的恩爱,下不了手。

袁氏很快就觉察了,怒气冲冲地斥责孙恪:“你从前穷困潦倒,我一点也没有嫌弃,就和你结婚了,让你过上鲜衣美食的日子。现在,你居然忘恩负义要杀我!你这个卑鄙的东西,死了野狗都不吃你的肉!”

孙恪羞愧惶恐,给妻子下跪叩头求饶,说是表兄张闲云调唆自己干的,自己不忍心下手。

袁氏拿起张闲云的宝剑看了看,没用什么力气,就像折断一个干树枝那样,把那宝剑折成几段,丢到地上。孙恪吓得浑身哆嗦、冷汗直流。

袁氏平静地笑笑说:“张闲云这小子心眼太坏,我们这样热情招待他,他竟然想破坏咱们的家庭,调唆你杀我。下次他再来,我要教训教训他!看你的心眼还没有变坏,就原谅你这一次。”

袁氏对待孙恪一如既往,恩爱柔情。

几天后,孙恪又遇到张闲云,把情况一说,张闲云吓得浑身哆嗦,说:“这,这,我就没有办法了。”

孙恪和袁氏又恩恩爱爱地过了十几年,袁氏生了两个可爱的儿子。袁氏不喜欢交际,只是在家相夫教子,过着安逸平静的日子。

南康州刺史张万顷,请孙恪到他那里当个经略判官,协助他处理公事。孙恪答应了。

孙恪带着袁氏和两个儿子离开洛阳去赴任。船到峡山寺的时候,袁氏提出去寺里办一顿斋饭施舍众僧。孙恪觉得这是行善的好事,就答应了。

于是,袁氏换上一身素色衣裙,高高兴兴地和孙恪带着两个儿子上岸,沿着石阶,一步步登上山顶的寺院。

进了山门,袁氏又熟悉地向老和尚的禅院走去,好像一向走惯了似的。这使孙恪十分奇怪。

袁氏见了老和尚,掏出一支碧玉环子献上,说:‘老禅师,这是院中旧物,今日原璧归赵。”

老和尚茫然不知就里,因为是施主施舍,也就收下了。

过了些时候,孙恪的随从们把斋饭做好,挑上山来。孙恪和袁氏命他们在斋堂里摆放;又把一些斋饭放在外面的生台上去,给山上的飞禽走兽施食。

这里众和尚吃斋饭,那袁氏却只是眼巴巴地望着远处寂静的生台。

一阵错落的长啸声过后,就有几十只猿猴从高高的古松上,连臂而下,生台上霎时热闹起来。

猿猴们吃了斋饭之后,又此起彼落地发出一阵阵长啸,攀援着藤萝树枝来回地纵跳腾跃。

袁氏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这群猿猴,变得万分伤心。他叫小和尚拿过来笔砚,在寺院墙壁上挥笔提了一首诗:

刚被爱情支配着身心,

无缘无故沉没在茫茫红尘。

不如随着旧时伙伴返回故土,

自由自在长啸在深山老林。

提完诗,她把笔丢在地上,抚摸着两个儿子,呜呜咽咽哭泣了几声,然后对丈夫说道:“你们父子三人好好过日子吧!我要同你们永别了!”

说完之后,她的优先发展绿色经济。衣裙忽然裂开,变成一只老猿猴,纵身攀上院里的高树,飞速地越过一株株古树,去追赶那些长啸的猿猴。

直到要进入深山老林时,忽而她又返身注目,恋恋地看了孙恪父子一会儿,然后转身一跃,终于不见了。

孙恪面对这迅雷不及掩耳的突变,瞠目结舌,魂飞魄散。他问老和尚,这是什么原因。

老和尚想了一会儿,恍然大悟道:

“是了。这只猿猴是我当小沙弥时驯养的,聪明伶俐,惹人喜爱。开元年间,天使高力士路过这里,很喜欢她,用一束绸子换了去,献给玄宗皇帝,长久养在洛阳的上阳宫里。

“但是,安史之乱后,就再也听不到她的信息,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唉,想不到今日还能亲眼看到她!那个碧玉环,原是南方外国人施舍的,当时带在她的脖颈上,跟她一起进宫的。”

孙恪无可奈何,伤感极了。他心灰意冷,万分悲切,决计不去做官了,就带着儿子回到洛阳老家。

共 252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果然是传奇小说的模样,有古典时代志怪小说的风貌。小说写的无非人猿相恋,同传统的人狐相恋和人鬼相恋,并无多大不同。而小说的结构,应该是不错的,从一开始的深宅大院,从男女相恋,再到男方友人初见不祥,层层深入的写法。小说的结尾,女子见到同类,于是变化真身,伤感而别,也是全文的戏剧高潮,也让我这个读者伤感了一回。不错的文,祝福创作愉快!!:太瘦生。

1楼文友: 20:44:24 不错的文,祝福春安!

东莞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定西治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肚脐贴治宝宝肚子疼效果怎么样